大时代下的焦虑


“常有人说,焦虑是这个时代的流行情绪或流行病”。我倒觉得,其实,不管生活在哪个时代的人,实际上都是焦虑的,因为每个人都身处于“自己的大时代”。


导致人们焦虑的因素太多了,但我觉得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人类永远也跳不出“社会性生物本能”的这个框架吧!

比如要是到了适婚的年龄,要是自己还连女朋友都不找,当别人的一句“你有女朋友了没?”,又或者如果结了婚两三年里还不要孩子,“别人的一句怀上了没”?…等等,都会让我们的压力感到特别大,从而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焦虑!

似乎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为自己活过,都是为了别人的一句评价或是看法而活着。

所以可以说,当城市越繁华,人群越拥挤,其实人们的压力,焦虑,孤独感只会越强烈,所以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相比以前,真的要更加焦虑得多。

回忆自己这20多年的人生经历里,似乎从懂事起,感觉每天都是在各种压力和焦虑中度过的!也正是因为背后这些莫名其妙的压力和焦虑,才让自己这么拼命的想要去学习,去工作…

可不管如何挣扎,内心的焦虑压力还是依旧存在。


几年前看过一本书

身份的焦虑《status anxiety》

本书是英国著名作家阿兰·德波顿著名小品文集。作者毕业于剑桥大学,该书主要讲述了德波顿借助于哲学艺术宗教的力量审视了对于身份焦虑的根源,教人们如何巧妙地去克服这种焦虑感。

几年前看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太年轻,功利心也特别强,加上自己对自身还有他人的理解不够,所以对此书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但多年后的今天在翻看一遍,觉得受益良多!

这本书对读者而言,可能有的人看完了会更焦虑,有的人看完了,对这种渴望被他人重视的这种欲望会小很多…

因为关于《社会性生物》这个概念,可不是单单靠一本书就能理解特彻的…


目录

  1. 什么是身份焦虑
  2. 为什么会产生身份焦虑
  3. 如何应对

什么是身份焦虑?

身份的焦虑是指担忧我们处在无法与社会设定的成功典范保持一致的危险之中,害怕被夺去尊严和尊重,这种担忧的破坏力足以摧毁我们生活的松紧度;以及担忧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等级过于平庸,或者会堕至更低的等级。

通俗来说,就是害怕自己不够好,害怕自己比别人差,害怕自己被时代、被社会所抛弃。

为什么会产生身份焦虑?

德波顿将焦虑的起因归类为以下几种:

1、对身份的渴求

被他人注意、被他人关怀,得到他人的同情、赞美和支持,这就是我们想要从一切行为中得到的价值。他人对我们的关注之所以如此重要,主要原因便在于人类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人对于我们的看法。我们的自我感觉和自我认同完全受制于周围的人对我们的评价。我们的“自我”或自我形象就像一只漏气的气球,需要不断充入他人的爱戴才能保持形状,而他人对我们的忽略则会轻而易举地把它扎破。我们通常会对自己的地位产生焦虑。因为我们的地位决定了我们可能赢得多少世人的爱,而世人对我们的关爱又是我们看重还是看轻自己的关键。

  • 比如:我们讲一个笑话,如果周围的人都哈哈大笑,我们就会对自己幽默搞笑的能力产生自信;我们进入到一个环境里面,大家都不屑与我们交谈,这时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2、势利倾向

每一个成年人,都必须在这满是势利鬼和冰冷面孔的世间争取一个位置,这些人的影响是使我们产生身份 焦虑的关键所在。势利者包括一切过分强调一定价值观念的人。他们最明显的特征其实并非是简单的社会歧视,而是在社会地位和人的价值之间完全画上等号。与势利者相处,会使我们感到我们身份之外的自我如此渺小,哪怕我们具有所罗门的智慧也根本无力改变势利者对我们的歧视。而正是人类这种由于渴求尊严而受挫,并深感恐惧的情绪导致了整个社会的群体性的势利病征。在势利社会里,如果一个身份低贱的人所遭受的痛苦,在物质层面上表现为贫困的话,那么被人忽略、受人白眼则是他们在精神层面上遭受的痛苦。

3、过度期望

要想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失败者”, 我们必须期待更多的东西。而这种期待的判断,必须有一个参照群体—-那些我们认为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只有当我们所拥有的同儿时的朋友、现在的同事、我们看作朋友的人,以及在公众领域与我们身份相当的人一样多,甚至还要多一些时,我们才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如果我们有一个融乐的家庭,一份舒适的工作,但我们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发现一些老同学(再也没有任何群体比旧时的同学更堪为比照群体了)住的房子比我们大,工作更优裕,我们回家后反倒更容易生发强烈的不幸感。

就像我们每天都会经验到许多不平等的对待,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妒恨每一个比我们优越的人,这就是嫉妒的特别之处。有些人的生活胜过我们千倍万倍,但我们能心安无事;而另一些人一丁点的成功却能让我们耿耿于怀,寝食不安。我们妒嫉的只是和我们处在同一层次的人,即我们的比照群体。世上最难忍受的大概就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比我们成功。

4、精英崇拜

人们开始倾向于认同这样的观念,即人的才识往往能影响或决定他在社会上的地位,这种认同反过来赋予了金钱一种新的道德涵义。在精英社会里,财富成为一个人良好秉性的象征:富人不仅富有,而且就是比别人优秀。于是,身份同德行相关,富人才是对社会有用的人,穷人是有罪的,堕落的,他们穷是因为他们蠢。

诚如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一个社会的资源,即金钱、工作和荣誉都相当有限;要获取这些资源,就必须有一番争斗。在丛林社会里,只尊重那些能够适应社会的人,而对社会弱势阶层悲惨的境遇,无人自疚。在精英崇拜的社会里,贫穷不只是一种痛苦,更是一种羞辱。

5、制约因素

焦虑是当代欲望的伴随产物,为了获取社会身份的奋斗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不确定性。在等级社会里要稳妥地获得或持有一个自己渴望的位置决非易事。我们忧虑于被同事或者竞争者打败,受变幻无常的才能和运气的制约,还有全球经济发展规律的影响。持续的焦虑来自于需求的满足的不稳定性,来自于雇主的裁员、同事之间的竞争以及经济环境的现实威胁所做出的真实反应。在我们的需求和世界不确定条件之间,产生了一种不平衡,而这种不确定性构成了我们身份焦虑的关键原因。


文章作者: 跨界思享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別声明外,均采用 CC BY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源 跨界思享 !
  目录